瓦国简介
 旅游频道
 移民频道
 瓦国论坛
 酒店返利

与火山亲密接触,亚苏尔火山之旅

[2018-05-07 21:03]

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有一座亚苏尔火山(Mount Yasur,也译作伊苏尔火山),因为常年喷发而被飞行员和海员当作太平洋上指路的“灯塔”。这座火山虽高达1084米,喷出的熔岩却多是直起直落,很少斜向逸出,一般不会伤及游人,因此被誉为世界上“最亲近的活火山”。可惜当地交通极为不便,除土著居民外,能一睹火山芳容者寥寥。不久前,笔者慕名来到亚苏尔火山所在的坦纳岛,目睹了一场“人间最绚丽的焰火”。


火山周围气氛诡异


坦纳岛(Tanna)孤悬南太平洋深处,从首都维拉港(Port Vila)乘飞机50分钟方可到达。从飞机舷窗往下俯瞰,坦纳岛在大海中宛若一位凌波仙子,了无想象中火山岛的凶险。

下了飞机,笔者换乘四驱越野车,朝东北方向艰难前行。在热带雨林中颠簸近两小时,气氛忽然诡异起来,人也一下来了精神。只见一座伟岸挺拔的锥形大山兀自立在苍凉荒芜的火山沙原上。大山浑身铁青,两侧边线刀削斧劈般笔直,令人生畏。一道水流蜿蜒蛇行,成为荒漠中唯一的绿色风景。伴着水流的浅唱低吟,时有白烟黑雾从山顶升起。不用说,这就是充满神秘色彩的亚苏尔。

苏尔火山由太平洋板块与澳洲板块相互挤压形成,据说最初是由英国著名探险家库克船长在1774年发现的,但瓦努阿图民间流传着一个更生动的传说:亚苏尔是一位巨人,与坦纳岛的两名女子结婚并生下三子。一日,妻子们带孩子前往海边汲水。亚苏尔变成一头巨猪,想戏弄他们一下,可等着等着却不知不觉睡着了。妻儿归来,见一头大猪横卧门口,便抡起竹棍向猪狠狠打去。亚苏尔未及醒来便一命呜呼,化为火山。妻子见状泪流不止,形成山下汩汩流淌的河流。



生怕掉进愤怒的岩浆


喷发的熔岩犹如绚丽的烟火


我们的汽车再次驶进密林,经半个多小时跋涉,终抵火山底缘。日已落,天空一抹残霞。赶紧弃车登山,寻着低沉厚重的轰隆声,绕过一块块焦黑色火山石,直奔山顶。到达山顶后探头俯瞰,火山坑状如巨锅,深不可测。沸腾的岩浆肆意翻腾,刺鼻的硫磺味呛得人难以呼吸。

屏息细瞧,火山口外沿直径约300多米,坑口深约100多米。底部3个喷火口成三角排列,竞赛似的轮番喷发。忽一声霹雳从脚下传来,无数岩块伴着浓烟烈火喷涌而出。经指点,原来我们路上所见白烟是水蒸气,黑雾则是火山灰。

天黑了下来,亚苏尔的喷发愈发绚丽,火柱每隔几分钟便喷涌一次,先如万朵礼花绽放,再如流星雨般落下,但瞬间又恢复平静,像什么都不曾发生。

这种感觉就像看立体宽屏电影,壮观又稍显不真实。我们站在一大群守望者中间,抑制住惊恐和激动,小心拿出相机,将人间盛景收入镜头。

此时风越刮越大,周围除了火山一片漆黑。我们相互扶持,生怕被大风吹进火山口。视觉的盛宴无穷无尽,但我们的行程终是有期,只好随最后一拨人恋恋不舍下山,一步一回头。


夜宿轰鸣的火山脚下


火山上空笼罩着巨大的火山灰


坦纳岛先人对火山充满原始崇拜。据说山也很有灵性,部落没有火种了,善良之人上山求火,火山会适时将火石抛出。反之,若不善之人或有病之人上山,就可能被火石击中。

后来基督教传入瓦努阿图,原始部落皈依基督,将圣山命名为耶稣Isur,这就是“亚苏尔”一词的来历。时至今日,当地人仍沿袭着古老的传统,过着简朴粗糙却载歌载舞的生活。

当晚笔者回到山脚度假小屋,在摇曳的烛火中享受用拉普叶包裹的农家饭,与德高望重的酋长聊着古老传说,伴着火山每隔几分钟一次的轰鸣声酣然入眠,确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
 
确认回复
 
 
联系我们 | 邮件列表 | 友情链接

扫码关注 澳洲无忧网公众号